宣傳、收藏、推薦《無疆》
當前位置:謎書閣 > 武俠修真 > 無疆 > 第111章 三葉攻楚(超大章節)

第111章 三葉攻楚(超大章節)

書名:無疆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小刀鋒利 ||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楚家。

    巨大的會議廳里面,所有高層幾乎齊聚于此。

    莊嚴而又巨大的圓桌坐滿了人,圓桌四周還有幾排座椅,也幾乎都被坐滿。

    整個楚家,很少有人數這么多的會議。

    生死存亡之秋,大家臉上表情都顯得有些嚴峻。

    因為明天就是三葉派給出的最后時間了。

    其實大家都知道,所謂三天時間,不過是說給外人看,表示并非不宣而戰罷了。

    他們巴不得楚家這三天內人心惶惶,有人逃走才好。

    到時候,不攻自破,豈不更美?

    但這三天當中,楚家并無一人離開。

    除了楚羽。

    離開又回來。

    三葉派,古老傳承門派之一。

    不管過去還是現在,只這個名字,就足以壓得楚家這種小族喘不過氣。

    楚軒中和楚軒亮兩人也被破格允許參加這次會議,但沒有發言權。

    倆小都耷拉著腦袋,有點慫慫的坐在后面。

    他們很自責,認為如果不是自己布下毒霧防御,就不會出這種事了。

    他們甚至提過建議,讓家族把他們交出去換取和平!

    兩個孩子自然不懂,和平從不是妥協來的。

    所以被臭罵一頓,都蔫了。

    三葉派看上的是楚家這片地,就算沒有那兩個弟子死亡,他們也一樣會找別的借口。

    戴不戴帽子都能成為揍人的理由,更何況土地之爭。

    借口不過是一塊遮羞布。

    楚羽安靜的坐在后面,有資格坐上圓桌的楚天北卻坐在他身旁。

    “怎么樣了?”楚天北傳音給兒子。

    楚羽嘿嘿一笑:“應該沒問題,放心吧爸爸,就算我們那些布局都失敗了,他們也攻不進來!”

    這點楚天北倒是知道,這兩天楚軒中和楚軒亮一直在忙活,為了將功贖罪在拼命。

    幾乎把楚家方圓百里之內,全都布下毒霧。

    楚羽回來時候都嚇了一跳,心說這是要布天羅地網啊?

    楚天北一臉淡定的點點頭,心中卻有些感慨,因為突然發現兒子已經長大了。

    不再是過去那個毛頭小子。

    且不說他身兼兩門圣人傳承,單單在思想方面,也已經變得成熟起來。

    楚羽看著父親:“老爸,你怕不?”

    “怕什么?”

    楚天北咧嘴一笑,淡淡說道:“這些古老傳承也好,古老門派也罷,甚至包括我們這些隱世家族……都在地外小世界安穩太久了。”

    楚羽點點頭,的確是這樣,一直關在籠子里的獅子,看著兇,但比大自然里面的野生獅子肯定差遠了。

    “說起來,我們實力雖然沒有他們強大,但膽子……絕對比他們大得多!”

    楚家這群人,還真沒出過慫貨。

    別看楚天北年齡有點大了,膽子可一點都沒縮!

    大爺楚天宇和二爺楚天南坐在首位上,任由眾人閑聊了一會。

    這才由楚天南輕咳一聲,會議廳恢復安靜。

    楚天南看向楚羽。

    楚羽輕輕點點頭。

    隨后,楚天南跟楚天宇相互對視一眼。

    心里面都踏實了很多!

    楚天宇說道:“今天召集大家過來,是想通知一件事,相信你們也已經知道,三葉派……”

    在場眾人,都靜靜聽著。

    大家的臉色雖然不算多好看,但也沒有太多恐懼。

    原本支撐他們的是北地楚家骨子里那股狼性,不服輸,無懼任何對手的勁頭。

    現在他們有了更多依靠。

    楚羽帶回來的毒丹……當真厲害無比,隨著防線布下,沒有生靈能夠越界!

    “基本上就是這樣,大家做好備戰準備吧。”

    楚天宇看著眾人:“我們背后,是我們的親人,是楚家的老弱婦孺!面對強敵,我們唯有死戰不退,方能保證他們平安。”

    楚天南點點頭:“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在座的眾人,包括楚軒中和楚軒亮倆小,目光都變得堅定起來。

    楚天宇微微一笑,道:“不過,無需絕望,這幾天,楚羽做了不少事情,若能成,這場危機自解。”

    眾人全都望向楚羽,很多人眼神頗有幾分復雜。

    從前的天才,整個楚家的驕傲!

    后來廢掉,到如今再次崛起。

    他們覺得楚羽現在渾身上下都籠罩著層層迷霧,讓人看不透,也看不懂。

    不過,楚羽身上的變化,對整個楚家來說,終究是一件好事。

    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這時,外面有人來報,說三葉派的人,已經出發,并且朝著這邊攻打過來。

    “他們行進的速度很慢,并且不斷在用小動物試探……”

    楚天宇臉上露出冷笑:“倒是學精了,不過……那又怎樣?”

    “家主,網絡上在直播我們這里!”

    楚家一名精通高科技的人才一直坐在角落里面,面前圍著一大片光幕,各種信息如同流水一般不斷刷過。

    這名楚家子弟隨手在光幕上操作幾下,一幅畫面,直接出現在會議室里。

    畫面清晰度極高,不斷放大的話,就連地上一只螞蟻都看得清楚。

    一隊人馬,足有三四百人,正朝著楚家這邊行進。

    他們的身影,偶爾會在森林的空隙中,被鏡頭捕捉到。

    走在最前面的,不斷用各種小動物進行試探。

    顯然,上一次兩個通脈武者的死,讓三葉派這邊也有了防范。

    同時也有幾組鏡頭在關注著楚家這邊的情況。

    “要不要升起防御法陣?”有人皺眉,不愿被人窺視。

    楚天宇想了想,擺擺手:“看就看吧,咱們又不怕看!”

    楚羽有些意外。

    居然有人在直播這場戰斗?

    整個網絡上,瞬間就爆開了!

    所有人呼朋引伴,不到十分鐘,這場直播的觀看量就已經達到上億!

    不僅僅是華夏,全世界都有無數人在關注這場戰斗。

    楚家不怕看,但三葉派那邊,卻異常憤怒。

    覺得**被人侵犯。

    直接派人去交涉,想要阻止這場對他們不利的直播。

    全華夏都知道他們在做什么,雖然大家都保持著沉默,但這并不代表人們沒意見。

    這就是一場邪惡的戰爭!

    屬于入侵!

    就這樣暴露在世人面前,哪怕三葉派從上到下臉皮都很厚,也會覺得難堪。

    他們原本以為這場直播,是官方做的,所以,三葉派的人很強硬的找到官方那邊。

    想要通過施壓,讓直播停止。

    結果沒想到的是,官方那邊更加強硬的給懟回來。

    “此事與官方無關,另外,請注意你們的言行。不要覺得你們是這世界的主宰!”

    底氣十足!

    三葉派這邊的人一開始很憤怒,紛紛表示這件事不能這樣算了。

    不過隨著女掌門接到一個電話之后,都變得沉默起來。

    她告訴眾人,這件事的確與官方無關,是幾家入世的超級大派聯手做的。

    而且,那幾家超級大派,在上古聯盟里面,話語權很重。比三葉派牛多了。

    女掌門還有句話沒說,打電話的人告訴她,蕭振是官方的守護者!

    這個名字,已經沉寂太多年。

    但他并沒有被忘記,不管世俗,還是修真界,全都領他的情!

    沒有他,就沒有世界復蘇!

    就算到今天,他依然是一個普通的武者,甚至依然是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科學家,照樣沒人敢招惹他!

    而且面子還必須得給足!

    不然就是忘恩負義!

    這條線,是沒人敢逾越的。

    更何況,他未必是一個普通的小武者!

    作為封印的開啟者,蕭振已經三十多年沒露面,天知道他現在是什么境界?

    在做什么?

    昔年夫子、老子教化世人,直接成圣。

    如今蕭振開啟世界封印,令世界復蘇,這功德可一點都不小……

    有些事情,是細思極恐的。

    所以,就連三葉派的女掌門,都不敢往深里去打聽。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蕭振已經不是凡人。

    被封神了!

    “他們太過分了,竟然直播我們?”有人不滿的抱怨,并且抬頭望天,眼神中露出冰冷之色。

    網絡上則是一片嘲諷聲音。

    “到底誰過分?想要強行霸占人家領地,帶著那么多人,是不是想去抄家滅族啊?要說過分,誰比得上你們三葉派?”

    “就是,臭不要臉!”

    “楚謝兩家戰爭,也沒趕盡殺絕……而且要不是謝家的人幾次三番想要殺害楚羽,給楚家逼急了,也不會發生燕京那場戰斗。三葉派倒好,純粹的欺負人,太可惡了!”

    “三葉派的人,你們的丑行惡行已經暴露在世人眼前,還不趕快罷手?”

    網絡上說什么的都有,大多站在楚家這邊,把三葉派這些人氣得不輕。

    到最后,女掌門干脆下令,所有人都關掉通訊器,誰也不許看了!

    包括她自己!

    對楚家這片地,她志在必得!

    因為這里,絕不僅僅是風水好那么簡單。

    幾百里的路程,對這群人來說,就算不著急,走的也很快。

    終于在接近楚家方圓百里時,扔出去的小動物開始出現死亡。

    幾乎是瞬間斃命!

    “毒!”

    “毒瘴!”

    “好厲害的毒啊!”

    “我靠真有毒!”

    “本以為楚家必死無疑,現在看來,還有機會啊?毒的好,哈哈哈,我給六個六!”

    直播上看見這一幕的人全都露出驚訝之色,繼而氣氛變得有些歡樂起來。

    原本他們還在嘲笑三葉派不斷往外扔小動物的行為。

    但現在眼看著那些扔出去的小動物瞬間死掉,都感到很震驚。

    在此之前,可沒人聽說北地楚家居然如此擅長用毒。

    不過也沒誰把這毒跟鶴圣傳承聯系在一起。

    在人們的認知當中,煉丹跟毒藥是兩回事。

    也有人批評楚家居然用毒,覺得很下作。

    “堂堂正正的戰斗,居然用毒,這楚家看來也是一個很歹毒的家族啊!”

    “是啊,戰斗中使用劇毒,這種行為令人不齒。”

    但很快就被一群憤怒的人給罵得不敢露頭了。

    “歹毒你妹啊!不齒尼瑪!要有人這樣打進你家,要把你全家都殺了,你會在那等死?”

    “質疑楚家的人簡直就是大號的腦殘加白癡,要么就是別有用心。楚家如此擅長用毒,他們之前用過嗎?在跟謝家的戰斗中用了嗎?要是用了,謝家那些人能逃出燕京城?”

    “不錯,楚家這是被人逼到絕路上,才不得不用毒自保。一個弱小的家族,面對三葉派這種龐然大物,不用毒你要他們用什么?喊著刀槍不入沖上去送死嗎?傻逼!”

    “支持楚家用毒,這是生死戰!小孩子就別參與了,你們不懂。”

    三葉派這邊的人面色凝重,很多人眼中全都閃爍著強烈的憤怒之色。

    強忍著,才沒說出攻破楚家雞犬不留這種話。

    要是沒有直播的話,他們肯定已經喊出來了。

    一名三葉派長老冷笑:“區區毒霧,就以為能攔得住我等?”

    說話間,直接拿出一件法器,是一個巴掌大的黃色葫蘆。

    黃澄澄,閃爍光芒,如同黃金鑄成。

    他冷冷一笑,直接將葫蘆祭出,嗡的一聲,葫蘆懸在半空,瞬間垂下大片黃色光芒,絲絲縷縷,宛若黃金簾幕,將他籠罩其中。

    接著,這名三葉派長老,大步朝著前方走去。

    金黃色的光幕隨他波動,看上去宛若神祇一般!

    甚是威武!

    無數正在觀看直播的人全都忍不住發出一陣驚呼,他們當中絕大多數人,還是第一次看見法器長什么樣子。

    所有人,都一臉緊張。

    小動物進入必死,但不知這個擁有防御法器的老者……進入之后會如何?

    頂著法器進來的老者,一臉傲然,他本身就是一名尊者境的大修士。

    體內已經修煉出元嬰,一身法術相當強大。

    就算沒有護體法器,他也不是很怕毒,但以防萬一總是沒錯的。

    楚羽就站在毒霧當中,施展閉氣術,渾身上下沒有半點氣息外泄。

    運行御丹術,駕馭著毒霧,冷冷看著那個老者。

    他故意用御丹術讓那老者深入進來幾十米。

    老者進來之后,發現什么事都沒有,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一臉輕蔑:“區區小小毒物,以為能攔住真正的強者?真是天真!”

    楚羽無聲無息的運行御丹術,讓那毒霧向老者靠攏過去。

    老者頭頂的黃色葫蘆,是一件尊者法器,散發著強大的能量。

    但他卻不懂,楚羽煉制出的這種毒丹,之所以能被圣人列入到丹方當中,自然是有它的道理。

    要是能被能量體防御住,會被圣人看在眼里?

    一點毒素,悄無聲息的貼在老者肉身之上,老者狂笑聲霎時停住,臉上笑容也僵住。

    身子哐當一聲,倒在地上。

    那黃澄澄的葫蘆,依舊懸在半空,過了半天,才因為失去精神力支撐,啪嗒一下,掉落在地上。

    現場所有人,一片死寂!

    網絡上正在觀看直播的那些人,鴉雀無聲!

    整個世界都像是突然安靜了一下。

    接著,網絡上一片嘩然!

    “牛逼!”

    “厲害!我靠太厲害了!”

    “楚家這毒……真是厲害大發了!”

    “傳說中苗疆用毒高明,我看跟楚家相比,也未必高明到哪去。”

    “楚家當真威武,哈哈哈,這下有熱鬧看了!”

    現場這邊,所有三葉派的人,全都是一臉呆滯。

    一名尊者境的長老,頂著強大的護身法器,連一句話都沒能說出,就這樣被毒死了!

    所有人都覺得身上直冒寒氣。

    三葉派的女掌門瞇著眼睛,臉色相當難看。

    無聲無息的就損失了一個尊者境的長老,他們憤怒而不安。

    那個尊者境的葉長老站出來,建議道:“這里的毒太厲害,不如我們直接出手,以**力,徹底毀掉這片區域!”

    “不可……”一名三葉派耋老站出來,沉聲道:“那樣毀掉,說不定會讓劇毒外泄。”

    “這到底是什么毒?這世上真有這么厲害的毒?”有人一臉恐懼的問道。

    這名耋老說道:“我曾在古籍上見過,上古時代,各種手段都被演繹到極致,這種毒……可能就是一種被演繹到極致的毒藥。”

    女掌門皺著眉頭,她本以為今天這一戰會很順利,區區一個隱世家族,在他們這些古老傳承眼中,比世俗普通人強點有限。

    之前雖然被毒死兩個弟子,但卻并未引起他們太大的警惕,覺得只要防著點就夠了。

    其實到了先天境界,成為修士,一般的毒藥,就已經很難傷害到他們了。

    尊者境的大修士,頂著防御法器進去,毒藥根本就無法近身!

    誰能想到,連元嬰逃走的時間都沒有!

    直接就被毒死!

    楚羽藏在那,耳朵里的微型耳機中,傳來家族那邊給出的最新消息。

    “青海吳家的人,已經到了現場!他們藏在直播鏡頭之外。但我們的那些監控,已經發現他們的蹤影!”

    楚羽松了口氣,心道:“總算來了!”

    現在就看該如何引出三葉派這群人使用青海吳家的那些法器了。

    他心里想著,隨后,從藏身處,施施然走出來。

    毒霧無形無色,楚羽一出來,立即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

    彎腰撿起死去那尊者境修士掉落的葫蘆,嘿嘿一笑:“葫蘆不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結出葫蘆娃?”

    說著,又將那尊者手上一枚戒指取下。

    “儲物戒指倒是不錯,希望不是一個窮鬼。”

    三葉派這邊的人,一個個目眥盡裂,卻沒人敢上前。

    無色無形的毒……最可怕!

    那些正在觀看直播的人,一眼就看見了這個英俊帥氣,一身陽剛之氣的年輕人。

    “那是誰?”

    “楚羽……他是楚家的楚羽!之前跟林女神的緋聞曝光時,曾見過他的照片,哇,本人更帥!好喜歡!”

    “他就是楚家的那個廢物?出來干什么?活膩了?”

    “難道這些毒藥是他弄出來的?會不會是他真得到鶴圣傳承了?”

    “別扯了,圣人會教別人煉制毒藥?”

    “據說楚羽如今已經恢復修煉能力,不知道他什么境界了……”

    這一刻,不知有多少雙眼睛,都在盯著楚羽。

    在高清鏡頭下,楚羽的神態表情,大家看得一清二楚。

    恢復到什么程度,暫且不說,但他這一臉從容淡定,卻是讓無數人心生敬佩。

    楚家的人……都是這么不怕死的么?

    楚羽笑呵呵的看著三葉派的女掌門,沖她一抱拳,淡淡說道:“這位可是三葉派掌門人?”

    女掌門沒說話,她身旁一個青年厲聲喝道:“你算個什么東西?叫你家長輩出來說話!”

    楚羽看他一眼,伸出一根小指朝他勾了勾:“小兔崽子,有種你進來!”

    “……”那青年臉色劇烈抽搐,差點被楚羽一句話給氣暈過去。

    尊者進去都死了,誰還敢進?

    “不敢進來,就別在那瞎咋呼,大人說話小孩插什么嘴?滾一邊玩去!”楚羽一臉平靜的說道。

    網絡上無數人都笑瘋了。

    “哈哈哈,太好笑了,我現在有點不討厭楚羽了,雖然我的林女神被他給搶走了,但這人好搞笑!”

    “好囂張,但囂張的可愛,這人有意思!”

    “你看三葉派那個家伙氣的,臉都青了!”

    “是綠了好吧?我感覺他頭上也有點綠呢……”

    網絡上從不缺乏段子手和歪樓者,一場生死廝殺的直播,都能被他們硬生生扯成一場段子盛宴。

    幸虧三葉派的人都關了通訊器,不然恐怕會更憤怒。

    三葉派的女掌門倒是比較淡定,臉色平靜的看著楚羽:“我是三葉派掌門,你們楚家沒人了?派你一個毛頭小子過來?”

    楚羽聳聳肩,淡淡說道:“對付你們這群垃圾,何必長輩出來,我一個人就夠了!”

    “狂妄!”

    “找死!”

    “你該死!”

    三葉派這邊的人頓時被激怒,紛紛怒罵起來。

    女掌門冷眼看著楚羽,心中也被氣得不行,這小畜生躲在毒霧里面不出來,不斷挑釁,他們卻無可奈何。

    再說就算殺了他,又能怎樣?

    三葉派照樣還是攻不進去!

    這才是最讓她頭疼的地方,之前真是沒想到,楚家這種弱小的家族,居然像個刺猬似的,令人無從下口。

    要是沒被直播,大不了退走,再從長計議。

    可現在若是退走,必然被天下人恥笑。

    這該死的現代科技!

    女掌門心中暗恨,她卻是不知道,數千萬年前的上古時代,各種黑科技比現在高明太多。

    大能隨手一道水鏡術,百萬里外的宇宙虛空,都看得清清楚楚!

    女掌門身旁那青年終于緩過來一點,看著楚羽冷冷道:“小畜生,你敢出來嗎?我一只手就能吊打你!”

    網絡上一片噓聲,因為已經有高人指出,這青年是一個先天境界的修士!

    楚羽呢?廢掉這么多年,如今剛剛恢復不久,怕是連通脈境都不到。

    以先天境界,去約戰一個通脈境都不到的武者,還說什么一只手吊打人家,真是不嫌丟人。

    讓人意外的是,楚羽居然點頭答應了!

    “好啊,不用你一只手,你可以兩只手都用上!你這樣的,我一巴掌就能拍死!”

    網絡和現場,都是一片安靜。

    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楚羽。

    這家伙是不是瘋了?

    作死也沒有這么作的吧?

    “不過,你們這邊這么多人,我跟你打的時候,不會有人偷襲我吧?”楚羽一臉不信任的看著三葉派的這群人。

    三葉派這邊的人鼻子差點沒氣歪了,一個停止修煉十幾年的廢物,用得著偷襲你嗎?

    在場隨便一個,都能一巴掌拍死你好吧?

    楚羽卻不管那個,用手指了指頭頂:“三葉派掌門,現在可是有無數雙眼睛盯著這里,你若是敢答應我跟你身邊這垃圾一戰,你們誰都不許插手,我就出來教訓教訓他,敢嗎?”

    楚羽斜睨三葉派女掌門,一臉高傲。

    網絡上都炸開了!

    無數女孩子尖叫著,甚至有些嚇到了家人。

    “太帥了!”

    “帥炸了!”

    “就喜歡這個樣子的男生!”

    觀看直播的男子卻大多一臉不屑。

    “裝逼被雷劈!”

    “這么裝逼是怕自己死的不夠快嗎?”

    “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

    好吧,兩極分化有點嚴重。

    三葉派的女掌門怒極而笑,點頭道:“好,我答應你!”

    在她看來,能生擒這個楚羽,可以順勢要挾楚家!

    楚家不是號稱北方狼族么?

    當初楚羽被刺殺,楚家敢舉全族之力,攻打謝家。

    現在你們的人被抓到,又當如何?

    想著,女掌門給身旁青年傳音道:“抓活的!”

    “好!”青年回了一句。

    楚羽剛剛已經動用眉心豎眼,看見這青年身上帶著紫金算盤。

    看見它的那一瞬間,楚羽就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

    心說真是天助我也!

    實際上,楚羽也認識這青年,知道他是女掌門的親傳弟子之一!

    天賦極佳,最受女掌門寵愛,就連楊小風都比不了。

    不然那紫金算盤,也不會出現在他身上。

    如今青海吳家的人,已經來到此處,只是沒有露面罷了。

    先天練氣士,掌握一些術法,雖然比通脈境武者強大太多,但楚羽卻并不怕。

    他正想試試自己通脈境小圓滿的真實戰力呢。

    見女掌門點頭答應,楚羽也不怕他們使詐,眾目睽睽之下,三葉派要是連這點擔當都沒有,出來就直接圍攻他,恐怕會被所有人唾棄!

    楚羽施施然的分開毒霧,從里面走出來,然后看著對面青年:“來吧,爺爺不用毒,一巴掌就將你拍死!”

    “你給我去死!”

    那青年怒極,身形凌空而起,一只腳狠狠踏向楚羽面門。

    掌門交代不能殺他,那就把他一腳踹進大地里好了!

    他要用一種羞辱的方式,讓這個囂張的廢物知道,什么叫強者!

    先天境界的修士,動如閃電,速度太快了!

    觀看直播的那些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動作,等他們看到的時候,那青年就已經慘叫著倒飛出去了!

    楚羽一拳打在那青年踏向他的腳上。

    他的拳頭,甚至都沒有沾到那青年的鞋底,一股洶涌澎湃的力量,就將那青年一只腳掌打得粉碎!

    同時,楚羽另一只手,在那青年腰間一劃……

    啪嗒!

    一個紫金色的金屬算盤,從他身上直接掉落下來。

    那青年一只腳被打碎,落在遠處,發出凄厲的慘叫。

    楚羽卻彎腰撿起紫金算盤,笑呵呵的道:“哎呦,這是法器嗎?看著挺好看的!”

    “東西都還回來!”

    “小子你給我留下吧!”

    “找死!”

    三葉派這邊很多人當場就毛了,要對楚羽出手。

    有幾個先天修士甚至已經撲上來。

    他們覺得這地方沒有毒,放心大膽的沖上來。

    “你們這群臭不要臉的!”

    楚羽身形如電,瞬間向后退去,同時他在剛剛打飛那青年的時候,就已經將毒霧引過來。

    所以,那幾個撲過來的三葉派先天修士,距離楚羽還有挺遠呢,就直挺挺的從半空掉落下來。

    跟下餃子似的,狠狠摔在地上。

    當場慘死!

    楚羽仰頭,一臉睥睨,冷冷道:“宵小們,跪下叫爸爸!”

    “你無恥!”

    “卑鄙!”

    “太陰毒了!”

    三葉派這邊眾人怒不可遏。

    看直播的那些人,卻忍不住全都狂笑起來。

    按說看見這種生死場面,心情會很沉重,但眼前這一幕,實在有點太歡樂了。

    很多人甚至有種在看電影的感覺……

    因為楚羽從始至終的表現,都太淡定,面對強敵,一臉從容。

    不,應該說面對強敵,花樣作死,強行裝逼!

    問題是,他成功了……

    楚羽一邊往后退,一邊呵呵笑道:“卑鄙?無恥?陰毒?你們是在說自己?認識還挺深刻的……”

    三葉派這邊眾人還沒等說什么,不遠處,猛然間傳來一陣怒吼。

    “三葉派的畜生,納命來!”

    一只大手,鋪天蓋地,完全由能量化成,足有上百米方圓,散發著無窮威勢,朝著三葉派這邊眾人……狠狠拍下!

    ----------------------

    超大章節,不拆分了。

    這幾天白天事情實在太多,只能晚上拼命抽時間寫。

    但這么大的章節,大家是不是多支持下?

    求月票!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电子游艺机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