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收藏、推薦《無疆》
當前位置:謎書閣 > 武俠修真 > 無疆 > 第78章 扔進深淵

第78章 扔進深淵

書名:無疆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小刀鋒利 ||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武凱扛著巨大的鐵籠,哼著小調,步履輕快的朝著青丘后山一路行去。

    路上很多青丘狐族,看見這一幕,都小心翼翼的往一旁閃開。

    他們當然清楚籠子里面的是誰。

    小月,曾經青丘的天之驕女!

    無數人心目中的女神!

    經淪落到如此地步。

    不少人眼中露出同情,但卻沒人敢上前阻攔。

    前段時間,青丘內部血流成河,至少有幾十人掉了腦袋!

    那些人幾乎全是杜長老那一系的,在青丘也都曾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但,門主之爭,成王敗寇,失敗的一方人頭滾落、血流成河。

    有史以來,同樣的事情在不斷的上演。

    可能唯一的區別就是,杜長老真的很無辜!

    她對門主忠心耿耿,對青丘無比忠誠,從來就沒想過要背叛。

    可惜,兩位副門主野心太大。

    武凱春風得意,臉上都帶著抑制不住的笑容。

    雖然很多人看見他,全都一臉畏懼的躲閃到一旁,不敢看他。但他心里面并不在意。

    現在畏我,用不了多久,我會讓你們敬畏交加!

    眼下嘛……不急!

    等我成為副門主嫡傳弟子那天,你們再看向我的眼神,就會完全不一樣了!

    很快,武凱來到青丘后山,這里,在世界復蘇之后,就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深淵。

    這地方在六千萬年前就是青丘遺跡。

    原本就存在著一條巨大深淵。

    據說哪怕是六千萬年前的上古時代,這道深淵也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地方。

    任何進去的人,很少有能活著回來的。

    有說法是,這道深淵,鏈接著另一個世界。

    當然,這種說法,從未被證實。

    這道深淵在世界被封印之后,也跟著被封印起來。

    三十幾年前,封印解除,它也跟著重見天日。

    只是三十多年來,整個青丘都幾乎沒人被扔進這里。

    太殘酷了!

    對很多人來說,就算死,也不愿被扔進深淵。

    杜長老還是第一個!

    被兩位門主和陸長老用來殺雞駭猴,震懾那些反對他們的人。

    武凱來到懸崖邊上,將鐵籠子往那一放,打發走了這里的兩個看守者,對著籠中的小月笑起來。

    “小月師姐,想活命嗎?”

    武凱笑嘻嘻的問道。

    小月安靜的趴在鐵籠里面,一點回應都沒有。

    跟副門主和陸長老那種級別的,小月還能說兩句話,跟武凱這種小人,她一句話都不想說。

    武凱的一雙眼,貪婪的注視著小月,忽然笑道:“小月師姐,化形之后,再化形成人……好像是沒有衣服哦。你說,我要是現在解開你腳上的封印,讓你化形成人,會是什么樣子?哇塞,想想就覺得好期待!”

    “無恥!”籠子里的小月,終于忍不住罵了一句。

    無恥!

    藏在草叢中的老黃也忍不住罵了一句。

    風流而不下流,才是至高境界!

    學學你家黃哥,從來不干這種事!

    老黃是一路裝傻賣萌,跟著一個青丘女弟子混進來的。

    狐族跟狼族一樣,勉強能算是老黃一族的遠親,它的境界遠高于那個青丘的女弟子。

    收斂起息之下,又將身體縮小一番,看上去就像是個尋常的黃鼠狼。

    青丘這邊的大部分人,因為體內都流淌著妖族血脈的緣故,對有靈性的動物十分友好。

    加上老黃惡意賣萌,引得那個女弟子開心不已,就把它給帶進了青丘。

    青丘內部各種動物還有很多,老黃混在它們當中,也不顯突兀。

    小半天的時間,老黃幾乎就已經打探清楚一些情報。

    也知道小月回來之后,被人出賣,被打到現出原形,封印起來,關進籠子里。

    但老黃并不敢上前營救,它的境界,比那些人差遠了。

    只能在暗中觀察。

    剛剛它悄悄跟著武凱來到這里,看見武凱無恥卑鄙的行為,它有些吃不住勁了。

    老黃跟楚羽的時間不長,但卻知道,這個小月,是楚羽身邊的人。

    楚羽之前就已經說過,要來青丘營救小月。

    萬一這丫頭要是出點什么意外,就算楚羽不會責怪它什么,它自己心里也會過意不去。

    可這地方……卻是人家的大本營啊!

    老黃很糾結。

    武凱搓著手,笑瞇瞇的看著小月:“無恥?小賤人,難道你在侍奉楚羽那個廢物的時候,就不無恥了?哦對了,還有他的大師兄宋鴻,你肯定也侍奉過了吧?又不是處,你裝什么清純?乖乖的讓我爽一爽,我就想辦法把你帶出青丘!”

    武凱看著小月:“只要你答應做我的女奴,我發誓,一定會救你出去!”

    “滾!”

    對這種不要臉的東西,小月只剩下一個字。

    “小月,你別給臉不要!”武凱臉上有些掛不住,隔著籠子,冷冷的看著籠子里面的小月:“這是在給你機會,如果我現在用強,你能反抗得了?”

    “死都不會讓你如愿。”小月寒聲道。

    此刻,她心里面,多少有些后悔。沒想到青丘的形勢已經嚴峻到了這種地步。

    她剛回來,找到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閨蜜,要她幫助自己。

    她這閨蜜滿口答應,轉頭就把她給賣了。

    跟陸長老的戰斗中,小月被打回原形,關了起來。

    她那個閨蜜,卻因為揭發有功,被陸長老許配給了他的兒子……

    小月第一次這么深刻的體會到世態炎涼。

    “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武凱冷笑著,一伸手,竟然直接打開了籠子的門!

    化成一只白狐的小月頓時往角落里縮去,同時呲牙威脅著武凱。

    但這根本沒什么用,她的一身實力完全被封印住,根本發揮不出來。

    被武凱抓著一條腿,從籠子里硬是扯出來,然后,一臉邪惡的看著小月。

    “小賤人,反正你也早已經讓人玩過了,在死之前,讓我爽一下又能怎樣?”武凱一邊說,一邊出手如電的在小月身上連點了幾下。

    徹底封住小月身上幾處大穴,保證她完全動不了。

    這才慢騰騰的伸出手,一臉邪惡的笑容,要去解小月腳上的鐐銬。

    那鐐銬為特殊材料制成,上面自帶符篆封印。小月之前是被打到現出原形,但只要力量恢復,她還可以再次化為人身。

    這就是類人族的特殊能力!

    但若是有這種鐐銬鎖著,那么,就一直會保持在原形狀態之下。

    武凱若是解開小月的鐐銬,那小月將一絲不掛的現出人形……

    “啊!”

    小月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

    再怎么不怕死,作為一個女孩子,也受不了這種羞辱。

    遠處,幾個負責看守深淵的狐族探頭探腦。

    武凱哈哈大笑,把手收回來,回頭大聲道:“兄弟們躲遠點,當我武凱欠哥幾個一個人情,回頭等我成為副門主嫡傳,一定不忘今天!”

    武凱最近在青丘很火,甚至超越了很多嫡傳弟子,這是不爭的事實。

    那邊幾個看守深淵的狐族聽后,雖然心里面同情小月,但卻也沒人敢跟武凱叫板。

    默默的往后退去。

    老黃在草叢里,瞇著眼,心中也在激烈的掙扎著。

    若是出手,救下小月,保她清白不難。

    但想要逃出去,就太難了!

    這地方是青丘腹地,到處都是左大通和劉五成以及陸長老他們那一系的人馬。

    武凱只是一個小辣雞,一巴掌就能打飛,但那些通脈高手呢?

    老黃心里面做著激烈的思想斗爭。

    在此之前,它還從來沒有面臨過這么難以抉擇的事情。

    武凱看著幾個看守深淵的狐族遠去,轉回頭,看著小月,嘿嘿笑道:“現在,你就算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嘿,嘿!”

    說著,伸出手,去解小月的鐐銬。

    去******!

    老黃終于忍不住了,驟然暴起,朝著武凱就撲了過去!

    不管之后發生什么,但至少眼下,它要護住小月,不受侵害!

    與此同時,一道比老黃快了很多倍的身影,直接沖過來。

    老黃的身形還在半空中,就見一道光芒閃過,武凱伸向小月的那條手臂,瞬間掉落!

    “嗷!”

    武凱喉嚨里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

    身上頓時血流如注!

    染紅了半邊身子。

    就在楚羽要斬殺武凱的一瞬間,小月叫道:“別殺他!”

    楚羽手中的青銅古劍堪堪停在武凱的脖頸處,小月的叫聲晚半秒鐘,武凱就會人頭落地!

    武凱嚇得面色蒼白,渾身顫抖。

    也不管斷了一條胳膊的劇痛,撲通一聲就跪下來,磕頭如搗蒜:“別,別殺我,我只是一個執行者,是無辜的啊……”

    楚羽一腳將武凱踹翻,看了一眼一旁臊眉耷眼走過來的老黃:“別解釋了……”

    “不,你得聽我解釋,我剛剛已經撲出來,看見那道劍氣才閃開的……”老黃覺得自己委屈極了。

    但心中對楚羽這么快就出現在這里也很震驚,很想知道他是怎么逃出那群人追殺的。

    “我知道。”楚羽點點頭,然后看了一眼老黃:“你去把那邊幾個人解決掉……”

    說著,又道:“算了,打暈就好了。”

    老黃急于表現自己,當即拍胸脯保證完成任務。

    楚羽低頭看著萎靡不振的小月,三尾白狐模樣的小月眼中流下淚水。

    “公子……”

    說著,像是想到什么,哽咽道:“宋公子,您怎么來了?”

    “聽說你這邊出了點問題,過來看看。”楚羽一臉輕松的問道。

    遠處傳來老黃的怒吼聲:“哎呀我去,看黃哥大屁神功!握草……姓宋的,你特么不地道啊,你這是一路沖殺闖過來的?怎么特么這么多人?”

    小月一臉呆滯的看著楚羽,繼而,目光中露出深深感動。

    “進來的時候抓了個人問了一嘴,得知你有危險。”

    楚羽解釋了一句。

    掃了一眼倒在那里裝死的武凱,楚羽看著小月:“這敗類怎么辦?”

    小月一雙眼射出森冷的光芒,眼神中,滿是仇恨。

    “把他扔進深淵。”

    能讓一個內心充滿良善的女孩子說出這種話,可見對他恨意有多深。

    武凱滿臉恐懼,他的身上已經開始長出毛發,因為力量流失,他已經到了現原形的邊緣。

    “小月師姐……不要啊,不要殺我……求你,大家都是同門!”

    他哀求道。

    楚羽從身上取出一件寬大的衣衫,蓋在白狐狀態的小月身上。

    然后伸出手,去解小月腳上鐐銬,這鐐銬小月自己無能為力,但對外人來說,卻輕而易舉。

    那上有個卡簧,楚羽用力一按,鐐銬瞬間解開。

    隨后,楚羽張開豎眼,看了小月一眼,便知她被封穴道。

    楚羽隔著衣袍,便出手解開小月被封穴道。

    恢復自由的小月開始運行功法,從一個三尾白狐,慢慢向人類轉變。

    這時候,武凱卻現出原形。

    是一只灰突突的狐貍,在那里哀求。

    “別殺我……別殺我,我錯了,小月師姐……”

    楚羽也不說話,將這鐐銬咯嘣一聲,戴在武凱已經化形的爪子上。

    無視他的哀求,拎起來,朝著眼前深淵狠狠一扔!

    嗖!

    灰突突的狐貍帶著鐐銬,劃出一道弧線,朝著深淵掉落!

    伴隨著一聲慘叫,武凱瞬間失去了蹤影,像是被那霧氣繚繞的深淵給吞噬了。

    這時候,遠處已是人聲鼎沸,喊殺聲四起。

    同時伴隨著的,還有老黃的大呼小叫,這家伙似乎有點頂不住了。

    嗷嗷叫著提醒楚羽,它要跑路。

    -----------------

    這章起大早寫的,很大一個章節,不想大家久等,直接就更新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电子游艺机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