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收藏、推薦《無疆》
當前位置:謎書閣 > 武俠修真 > 無疆 > 第45章 淡淡的憂傷

第45章 淡淡的憂傷

書名:無疆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小刀鋒利 ||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肖長青覺得自己簡直倒了八輩子霉。

    他在這片宮殿群里面摸索了很久,竟然一間都沒能進去。

    心情已經從最初的振奮、激動、期待,變得十分低落。

    結果就在剛剛,不知從哪突然間冒出來一頭恐怖巨獸,模樣跟山海經中說的猙幾乎一樣。

    看見自己之后,就像是看見殺它全家的仇人,渾身上下仿佛都燃著怒火,瘋狂的朝他沖過來。

    只一個照面,肖長青就廢掉了一件他從來沒拿出過的護身法器。那可是他之前在一個上古遺跡中得到的至寶!

    雖然他辨不出品級,但猜測已經是超越先天的!

    年齡大的武者,探索的遺跡多了,誰身上還沒幾件壓箱底的寶貝?

    肖長青甚至來不及心疼,就開始亡命奔逃。

    可這頭恐怖的異獸,不知為何像是徹底盯上他了,在后面窮追不舍。

    他對法陣略有研究,身上帶著幾件法器,如果是慢慢摸索,問題也不大。

    可如今這樣瘋狂逃命,哪里顧得上分析計算?

    所以,沒過多久,肖長青就有好幾次差點死在殺陣當中。

    渾身上下,也是鮮血橫流,模樣凄慘到不行。

    什么尋寶啊,什么機緣啊,都特么見鬼去……現在能逃命就不錯了!

    總算他還沒有真的背到家,重傷垂死之下,竟被他從法陣中逃了出來。

    身后傳來那頭猙不甘的咆哮,但卻并沒有追出來。

    肖長青一屁股坐在地上,整個人幾乎都要徹底虛脫了。他喘著粗氣,驚魂未定的回頭看著身后。

    氣勢恢宏的宮殿群就在那里,看得清清楚楚。

    從這里感受不到半點危機。

    肖長青仰天長嘆,悲從中來,差點忍不住老淚縱橫。

    這特么叫什么運氣啊?

    明明是一處保存完好的上古遺跡,哪怕找不到藏經閣,找到一間尋常的武器庫也是一筆恐怖的財富啊!

    結果毛都沒得到不說,搭上一堆寶貝,還差點把命都丟了。

    他很想回身怒罵一通,但又不敢,天知道那東西會不會從里面沖出來?

    其實之前他就已經聽到猙那雷鳴般的咆哮了,一直小心翼翼的躲著。

    誰成想這么倒霉……

    肖長青從身上取出幾顆丹藥服下,然后又拿出一些外敷的,哆哆嗦嗦的給自己的傷口敷上藥。

    身上氣勢全無,一臉悲催倒霉樣。

    半晌,他才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往河岸邊走去。

    沒想到一抬頭,卻是看見遠處的河邊有幾個人,正一臉驚訝的看著他。

    “肖前輩!”那邊的劉芳沖著肖長青抱拳,眼神中帶著幾分詫異:“前輩可是遇到危險了?”

    肖長青心里頓時如同一萬頭***呼嘯而過。

    這叫什么事兒?

    丟人丟到家了!

    河岸的劉芳心中卻充滿震驚,忍不住看了一眼不遠處那片宮殿,心說表面上也看不出那地方隱藏著危險啊?

    不過剛剛那雷鳴般的獸吼,他們幾個倒是聽得一清二楚,臉都嚇白了。

    一處不知存在了幾千萬年的遺跡里面,居然會有活的東西,這太令人恐懼。

    先是齊恒半死不活,整個人幾乎都要廢了,那模樣凄慘到他媽媽來了都認不出。

    他們還沒把齊恒救醒呢,轉眼就又看見強大的肖前輩一臉凄慘的從里面逃出來。

    剛才他們三個還躊躇滿志,可現在,卻像是被破了一盆冰水,直接就打起了退堂鼓。

    肖長青整了整衣冠,勉強讓自己看上去從容一點。

    但身上的嚴重傷勢和那破爛不堪的衣衫還是出賣了他的窘迫。

    不過下一刻,肖長青就忘記了這些。因為他看見了躺在那里只剩下一口氣的齊恒。

    “這是……齊師弟?他怎么慘成這個樣子?”

    肖長青雖然對齊恒談不上有多喜歡,可現在看見他那凄慘的模樣,心中也不由升起幾分兔死狐悲的傷感。

    誰說一處完整的上古遺跡是好地方的?以后誰再敢這么說,我就跟他拼命!

    “是齊公子,他受傷很重。”劉芳苦笑道。

    這時候,躺在那里的齊恒,突然發出一陣痛苦的呻吟,然后緩緩的……睜開眼睛。

    “我……還活著?”齊恒一臉虛弱。

    “齊公子,您醒了?”劉芳趕忙湊過去,這功勞,可不能叫別人搶了!

    救命之恩啊!

    對方可是九霄的大人物。

    齊恒一醒來,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如同被人撕碎成無數塊,那種痛入骨髓的感覺,讓他想死。

    他現在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那張歪了鼻子的娃娃臉一片扭曲。

    “齊公子,這是上好的療傷丹藥,您張開嘴,我給您喂下去。”

    劉芳有些肉疼的拿出一個小玉瓶,從里面倒出來一粒丹藥哦,喂到齊恒嘴里。

    雖說很心疼,但劉芳覺得自己救了齊恒的命,這種古教弟子,將來一定會成倍報答的。

    就算是能獲得一個人情,那也是值了!

    齊恒微微張開嘴巴,吞下這顆丹藥,他現在整個人都已經麻木了,就連那巨大的痛苦,仿佛都漸漸離他而去。

    在服下這顆丹藥之后,齊恒的精神很快好了一些,但身體中那巨大的痛苦如同潮水般不斷涌來。

    令他痛不欲生!

    隨后,他看著劉芳,艱難的說道:“你是劉家的……劉芳?謝謝。”

    “齊公子,您不必客氣,養好傷要緊!”劉芳心中激動起來,自己果然沒有白救齊公子。

    齊恒躺在那,在服下劉芳這顆丹藥之后,他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開始慢慢恢復。

    丹藥中那強大藥效,也有強大的止疼作用。

    齊恒感覺自己身體中恢復了一點力量,至少,他的手能動了。

    然后他在第一時間,摸向自己的兩腿之間,因為那里……實在是太疼了!

    他的心中充滿疑惑,為什么那里會這么疼?疼到痛徹心扉。

    于是齊恒的手哆嗦著,也顧不上別人會笑話,把自己的手,緩緩伸向那里……

    下一刻。

    “嗷!嗷嗷嗷嗷!”

    一連串驚天動地的慘叫響起。

    齊恒整個人瞬間就暈了過去。

    肖長青看得目瞪口呆,一臉呆滯的看向劉芳、劉阿八和劉阿九這三人。

    劉芳和劉阿八也是呆若木雞,然后兩人又看向了劉阿九。剛剛給齊恒上藥的人是他。

    劉阿九先是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再次昏過去的齊恒,然后支支吾吾的道:“內個……那個……這個。”

    “你特么倒是快說啊!墨跡個屁?”劉阿八有些惱了。

    劉阿九一臉糾結的小聲說道:“齊公子的蛋……可能是碎了。”

    “……”

    嘶!

    肖長青和劉芳、劉阿八三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面色古怪的看著地上昏迷的齊恒,下意識的夾緊雙腿。

    都有種淡淡的憂傷。

    替他疼得慌!

    受傷就受傷唄,怎么還能傷到自己的寶貝上去了?

    一個大男人,蛋碎了……這叫什么事兒?以后還怎么出來混啊?

    肖長青心里想到,齊師弟本來就多少有點娘娘腔,這下好,真成太監了!

    接著他一下子想到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齊師弟成太監了,那林師妹嫁過去,豈不是要守活寡了?

    想到林師妹那芳華絕代的容顏,肖長青便覺得很可惜,他很清楚,如果齊師弟沒有碎了蛋,那么這樁婚事,還有一點點可能解除掉。

    可現在,齊師弟變成了太監,這樁婚事……反倒幾乎沒可能發生變故了!

    因為九霄是絕不會容許自己門派的核心弟子身上發生這種丑聞的!

    哪怕是為了掩飾,也肯定要將這樁婚事堅持到底。

    林師妹……真是可惜了啊!

    幾個人站在這里,一時間不由都有些無語。

    劉芳小心翼翼的看著肖長青:“肖前輩,那遺跡里面……真的那么危險嗎?”

    “呵呵……”肖長青面無表情的笑了笑:“你們可以去試試,說不定你們能行呢。”

    呵呵個毛啊!

    劉芳心里面狂翻白眼,心說試個屁,你們兩個古教出來的大人物,身上帶著那么多法器,都在那里折戟沉沙。

    我們進去,豈不是主動送死?

    我就問問,你還呵呵我……

    身后宮殿群中的獸吼已經停止,肖長青看著昏迷的齊恒,覺得自己也不好這樣離開。

    于是干脆幫齊恒檢查一下身上的傷勢,順便幫齊恒檢查了一下……他的蛋。

    雖然已經知道結果,可肖長青還是忍不住有種脊背生寒的感覺。

    齊恒那地方,豈止是蛋碎了……而是什么都沒有了!

    血肉模糊!

    徹底爛了!

    太監好歹還能剩下一根呢……齊師弟倒好,啥都沒了。

    聽說世俗中有一種手段,可以變性,齊師弟這種情況,十有**……得去變性了吧?

    肖長青搖頭嘆息。

    “怎么感覺……像是被人故意踢的?”

    他皺著眉頭,幫齊恒穿好衣服,又將他的傷情再次處理一下。

    就在這時,齊恒再次醒來,一睜眼,立即看見肖長青那張嚴肅沉重的臉。

    阿噗!

    齊恒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一點沒糟踐,全都噴在了肖長青臉上。隨后他發出一聲悲憤至極的怒吼:“老王八……我特么跟你拼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电子游艺机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