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收藏、推薦《無疆》
當前位置:謎書閣 > 武俠修真 > 無疆 > 第6章 燕京

第6章 燕京

書名:無疆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小刀鋒利 ||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燕京的天很藍。

    從高空俯瞰,這座巨大的城市散發著恢弘的氣勢。

    進入******,這里依然是世上最繁華的超級都市之一。

    時值七月,天氣已經開始炎熱,雖然是早晨,但隨著太陽升起,溫度已經上來。

    行走在街上的女孩兒們穿著都很清涼,又到了養眼的季節。

    燕京內環的一座四合院里,兩個年輕人正坐在茶臺前喝茶。

    茶臺的對面,坐著一個美艷驚人的茶藝師,一頭如瀑的秀發柔順的披在肩上,穿著一身繡著青花藍的旗袍,旗袍不算長,露出兩條白皙修長的美腿。

    茶藝師兩只纖纖玉手動作嫻熟的在那沖泡著茶葉,渾身仿佛不帶一絲煙火氣,每一個動作,都賞心悅目。

    一個年輕人端起茶杯,輕輕的嗅了一下,笑著道:“聽人說市面上的金駿眉九成九都是假的,真正的金駿眉千金難求。更別說像這種極品,更是極為罕見,就算我這種大老粗都能喝出好來。哈哈哈,別人再怎么有錢,也未必能喝到。也只有謝兄這種身份的人,才能拿出這種茶來,今天我能喝到,是一種幸運,哈哈,那些人肯定想不到,我這土老帽也有能喝到這種極品茶葉的一天。”

    說話的年輕人,眉宇間透著一股彪悍的氣息,身上的殺氣很明顯。看得出他已經刻意的在收斂了,但還是有一絲散發出來。

    不過不管是被稱為謝兄的英俊年輕人也好,還是對面的美女茶藝師也好,對彪悍年輕人身上這股殺氣,似乎都沒什么感覺。

    被稱為謝兄的年輕人笑笑:“方兄要是喜歡,回頭我送你半斤就是!這茶的數量的確不多,不然,就多給你拿一些了。不瞞你說,我這手頭啊,也就一斤多。”

    彪悍的年輕人哈哈一笑:“那怎么好意思,我方虎雖然不是什么君子,不過也不奪人所愛。這茶呀,能喝到就是一種幸運。要是還敢拿,那就有點過分了。”

    姓謝的年輕人溫和的一笑:“一點茶葉而已,有什么過分。小月?”

    “知道了。”對面的茶藝師淡淡應了一聲。

    這時候,姓謝的年輕人電話突然響起。

    正在泡茶的小月眉頭微微一皺,似乎有些討厭她泡茶的時候遇到這種干擾。

    姓謝的年輕人沖小月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然后站起身,走向一旁。隨后,他接起電話。不過,只聽了幾句,他的臉色就變了。

    那張英俊的臉瞬間變得嚴肅起來,整個四合院,剎那間充斥著一股冰冷氣息。

    坐在茶臺后面頭也不抬的小月,再次皺了皺眉。

    隨后,姓謝的年輕人掛斷了電話,面無表情的走回來。

    彪悍的年輕人并沒有刻意去聽姓謝年輕人電話里的內容,見他這個表情,忍不住心中疑惑:“怎么了?”

    就在這時,彪悍年輕人的電話也響了起來。

    茶臺對面坐著的茶藝師小月干脆直接站起身,頭也不回的轉身進了房間。

    彪悍年輕人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不過,當他接起電話,臉色頓時也如姓謝的年輕人一樣,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很快,他掛斷了電話,看著對面姓謝的年輕人。

    “他沒死?怎么可能?”彪悍年輕人深吸了口氣:“這不科學!”

    姓謝的年輕人,名叫謝天宇,是******開啟之后,最早入世那一批家族中的子弟。

    彪悍的年輕人,名叫方虎,生于******開啟之后,雖然沒有顯赫的出身,但卻擁有著極好的天賦,今年不到三十歲,但卻已經打通了兩百個穴位,是一個沖穴境六段巔峰的高手。

    同時,方虎也是齊魯一代,一個相當有名的幫會首領。

    泰山上的左宗和三角眼,全都是他幫會里面的長老。

    因為跟謝天宇私交甚篤,方虎接下來這次針對楚羽的暗殺任務。然后左宗和三角眼兩人主動請纓。

    兩人雖然境界都不低,天賦也不錯,但因為是散修,到了這種境界,每前進一步,需要的資源都是一個天文數字。他們沒有那種雄厚的財力,支撐他們繼續修煉,前進的路,幾乎斷絕。

    所以他們想要賺一大筆錢之后,遠走國外,從此去過各種瀟灑的生活。

    在接這個任務之前,方虎也曾猶豫過,但最后,他還是點頭答應下來。一方面,他跟謝天宇私交很好,對方沒有任何隱世家族子弟的架子,拿他當兄弟,兄弟有事,肯定是要幫忙的。

    另一方面,卻是他的幫會需要發展壯大,這就必須要從謝家這種家族購買各種修煉的資源。

    資源這東西,不是說你有錢就能買得到的,比如說那種幾十上百年份的藥材,除了那些隱世家族,世俗中沒有多少人能拿得出。

    北地楚家,雖然是一個他招惹不起的家族,但他有謝家這個靠山。而且楚家再強,手也伸不到燕京,更伸不到齊魯。

    再說了,一個廢物而已,左宗和三角眼兩人經驗豐富,他們有無數種辦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把這件事情給做好,不會留下任何麻煩。

    可誰想到,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刺殺任務,竟然失敗了!

    謝天宇的臉色很陰沉,完全沒有了剛剛那種談笑風生的情緒,他皺著眉頭,看著方虎:“有麻煩了!”

    方虎不同于謝天宇,他是真正從草根一步步爬起來的,雙手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剛剛雖然接到電話的時候多少有點慌張,但現在已經鎮定下來。

    他看著謝天宇:“我跟左宗和橋德是當面交代的,沒有留下任何其他證據,他們兩個現在都消失了,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死了。這件事,最多會牽扯到我這里,到時候,我直接說不知道就是,你放心,我這邊肯定不會把你牽扯進來。”

    謝天宇輕嘆一聲:“你不懂,楚家被稱為北方狼族,不是浪得虛名,很多事兒,不需要證據。”

    “狼再厲害,也不過是在深山老林里橫行。這燕京……可不是他們撒野的地方,齊魯大地,更不是他們放肆的場所。”方虎淡淡說道。

    隨后,他抬起頭,看著謝天宇:“這件事,是到此為止,還是……”

    謝天宇深吸了一口氣,猶豫了一下,輕聲道:“你這邊……先到此為止吧,算這廢物命大!回頭一定要好好查查,到底是誰救了他。壞我好事,跟他沒完!”

    方虎想了想,說道:“我的人說,他們看見了林家兄妹,不是北方林家,是中原那個林家。”

    “中原林家?林躍和林柔?”謝天宇皺著眉:“他們去泰山做什么?”

    “應該跟這件事沒關系,碰巧遇到了吧。”方虎說道:“他們是天快亮的時候才上的山。”

    謝天宇點點頭,他剛剛只是得到消息,他的人在返京的高鐵上看見了楚羽,他立馬明白,針對楚羽的暗殺失敗了。

    其他的事情,謝天宇并不清楚,他的勢力同樣無法滲透到齊魯之地。

    謝天宇看向方虎:“這件事,有勞方兄回頭再替我好好打探一下,有什么消息,及時通知我。”

    方虎站起身,說道:“放心吧,你不說我也要查個清楚,我的兩個長老,不能白死。”

    方虎說著,直接告辭離去。

    謝天宇一個人站在四合院當中,似乎陷入了沉思。就連小月走到他身邊似乎都沒有察覺到。

    小月來到謝天宇身旁,幽幽說道:“后悔了嗎?”

    “后悔?”謝天宇笑笑:“不。”

    “你會后悔的。”小月風輕云淡的,面無表情,轉身朝著房間走去:“我要開始練功了,沒事不要打擾我,還有,下次殺氣這么重的人,就不要讓我出來給他泡茶了,浪費,我也不喜歡這種人。”

    謝天宇皺了皺眉,隨即有些不屑的笑了笑,心道:一個毛都不懂的小丫頭片子罷了,裝什么清高,要不是看在你身后的……

    謝天宇撇撇嘴,拿起手機,開始聯系起人來。

    他讓方虎到此為止,是不想讓方虎牽扯的更深,謝家需要方虎在齊魯地區的勢力。

    但楚羽,他是不會放過的!

    敢跟他搶女人,就算是天王老子,謝天宇都敢去懟。更別說一個廢物了。

    ………

    一列高鐵,正從齊魯方向朝著燕京高速疾馳。

    進入******,一些高科技的產物不但沒有停滯發展,反而以一種更加迅猛的姿態,一路高歌猛進。

    比如說高鐵,在過去,時速大約三百多公里,在******來臨之前,達到五百公里每小時。

    到如今,早已經遍布全國的高鐵已經達到了恐怖的一千公里每小時!

    這個速度,已經接近音速!

    一個沖穴境五段的高手全力奔跑之下,也不過就是這個速度,而且,很難堅持太久的時間。

    因為時間一長,體溫不斷升高,會對身體造成巨大的負荷。

    所以說,這些高科技的產物,對這世界依然有著巨大的影響。

    從齊魯到燕京,一個小時的車程而已。

    半躺在商務座上的楚羽看上去面無表情,內心卻無法平靜。

    他沒想到,自己一次有些任性的舉動,禍福居然接踵而至。

    先是遭遇殺身之禍,緊接著,居然把困擾他十六年的麻煩就這樣輕易的給解決掉了。

    早知道這樣,他十六年前就哭著喊著來泰山了,何必生生的壓抑了十六年?

    不過認真想想,這十六年來,他學會了如何低調做人做事,度過了年少輕狂,擁有了豁達樂觀的心胸。

    也是一種巨大的收獲。

    若是一路順風順水,這些收獲,是不會有的。

    這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殺掉了兩個人。

    雖說那兩人該死,但對楚羽來說,他并沒有做好這個準備。

    世事難料,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會給你時間去準備的。

    楚羽心中輕嘆一聲,假裝沒感受到身后那人的暗中窺視。

    其實一上車,他就感覺到有人盯著自己。楚羽不想打草驚蛇,還不到暴露的時候呢。

    謝天宇,知道我沒死,你一定很失望吧?是不是很疑惑,到底是誰救了我?

    楚羽心里面冷笑一聲,然后開始感悟起自身破除封印之后,所帶來的各種變化。

    首先就是精神狀態,這種由內而外的變化,很少有人能察覺出來,但對于楚羽自己來說,這種變化,卻是天翻地覆的!

    此刻他的身體內部,就像蘊藏著一座巨大的火山,還是一座巨大的活火山。

    隨時可以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這一路楚羽都一直將心神沉浸在體悟自己的力量上,完全無暇他顧。

    這使得同在商務車廂,負責監視他的那位,心里面對楚羽充滿不屑。

    媽蛋,一個廢物,到底是怎么從兩個高手圍攻下逃出來的?究竟是誰救了他?

    很快,高鐵駛入燕京南站,隨著列車緩緩停下。

    楚羽也睜開了雙眼。

    燕京,我回來了!

    -------------------

    好多朋友反映,說更新的太晚了,好吧,那就從善如流,新書期期間,每天上午更新一章,晚上更新一章。

    大家一定要多投點推薦票啊,新書需要關愛才能成長,快來關愛我。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电子游艺机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