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收藏、推薦《祭煉山河》
當前位置:謎書閣 > 玄幻魔法 > 祭煉山河 > 祭煉山河 最新章節 第1153章 該回去了

祭煉山河 最新章節 第1153章 該回去了

書名:祭煉山河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食堂包子 ||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秦宇沉默不言,這一刻腦海中,突然浮現出無數畫面,那個笑的得意,笑的張揚,在他面前有些迷糊,打過幾次響指的女人。

    難怪,廖師煉制魔藥都要放在,專門煉制的瓶子里,并寫上深淵第一煉魔師的名號。

    原來她是擔心,自己會被遺忘,想通過這種辦法,在深淵中留下她存在過的痕跡。

    最后的十天,廖師應該早就知道,她終將迎來的結果,難怪會是當初那種表現。

    秦宇想到最后一天清晨,廖師看著瀑布水洼中那些弱小蚴蟲……當時她心中,一定充滿了慌亂與害怕。

    袍袖中,拳頭用力握緊,秦宇閉上眼,腦海中廖師的身影越發清晰。

    在廖師消失的那天,秦宇便已經知道,她是某位強大存在的影子,卻并不明白,影子的消散意味著什么。

    而今天,他終于明白了。

    欠下她那么多人情,原本是想著日后,再找機會回報的……可現在看,他很可能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或許以后,秦宇能夠遇到一個,跟廖師長的完全一樣的女人,她極可能也認識秦宇。

    但她不是廖師……

    因為這個名字,隨著那日在他懷中,逐漸透明消散的那個女人,一起永遠消失了。

    “你是不是真的死?你知道我說的是什么意思,所以我要你真的很認真的回答我。”

    “當然……不是真的啊……小子,咱們還會再見面的……”

    “困了,睡一會。”

    秦宇背過身去,眼角浮現晶瑩,他深深吸氣卻壓抑不住,胸膛間震蕩而起的情緒。

    說實話,對于廖師他的情緒很復雜,一方面因為她的神秘來歷不清,終究抱有一絲忌憚,另一方面卻又受她人情,因而懷有深深感激。

    雙方交集不多,相處一段時間后匆匆別過,頂多只能算是成為朋友。

    可如今,廖師用她的死,在秦宇心頭之上,狠狠割裂開一條傷口。

    原來她說困了,想睡一會的時候,就是在跟他作別。

    對秦宇而言,廖師只是他生命中,一個匆匆而過的過客,如流星轉眼不見蹤影。

    可對廖師來說,秦宇卻是存在于,她整個生命過程中的人,是她短暫生命的見證者。

    所以她才會在秦宇面前不拘小節,愿意被他占點小便宜,然后看著他出糗、尷尬的模樣發笑。

    或許,這也是她潛意識里,希望秦宇對她的印象,能夠更加深刻嗎?

    石洞里,廖師主動靠入秦宇懷里,在他懷中睡著,在他懷中消失。

    是因為在廖師心里,秦宇是她短暫生命里,最親近最值得信任的人。

    或許,在秦宇懷里的時候,當她迎接死亡到來,能夠減少幾分恐懼。

    “老烏龜”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但很明顯秦宇現在的情緒,非常的不對勁。他聰明的不再多說什么,低著頭身體微微蜷縮,恨不能給自己一個嘴巴,沒事在這瞎掰扯什么。

    “跟你沒關系……”秦宇聲音沙啞,停頓了一下,繼續道:“而且,我應該謝謝你,謝謝你讓我知道,原來我已經失去了,一個非常好的朋友。”

    唰——

    秦宇身影消失在心神世界,外界他睜開眼,抬手抹了一下臉,微涼染濕了手指。

    原來,他是真的哭了啊。

    這種表現,已經很久很久,不曾出現在秦宇身上了……廖師,你真是一個害人精啊……

    秦宇深吸口氣,魔力微微運轉,將臉上淚水與眼中濕潤驅散,整個人歸于平靜。

    沉默許久,他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絲苦澀笑容,心想今天真是一個悲傷的日子,居然連續收到了兩個不好的消息。

    寧凌無法解脫……廖師已經死去……

    可這就是命運,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刻將會得到什么,是糖果的香甜還是黃連的苦澀。但無論是什么,生活總要繼續,你能夠做到的就是,去接受去習慣。

    但命運,也是可以被改變的吧,可改變命運需要的,是足夠強大的力量。

    雖然現在秦宇已經成為夢魘新王,踏入深淵巔峰層次,但距離扼住命運的咽喉,依舊還有無數距離。

    低頭,再抬頭。

    秦宇神色歸于平靜,他靜靜看著窗外,與昊陽世界不同的夜空,心中一個念頭變得越來越清晰。

    他真的應該回去了。

    ……

    夢魘新王誕生,因此匯聚而來的諸多暗流,快速消弭不見,一切都歸于平靜。擁有王者坐鎮的夢魘一族,實力回歸巔峰,除非活的不耐煩,沒人愿意招惹他們。

    按照夢魘族群的傳統,新王誕生必將舉辦,規模盛大的加冕儀式,邀請各方賓客出席,借此機會正式告知四方,并就先王時代的各種約定,進行確認和更改。

    秦宇沒有理由拒絕這件事情,直接點頭答應下來,卻也沒有因此浪費時間的打算,正式召見過夢魘族內各方話事人,進行一系列安排后,直接對外宣布閉關。

    進入深淵是因為廖師,盡管她從未說過,但秦宇知道就是這樣。可廖師不在了,想要回歸昊陽世界,就只能靠秦宇自己。

    這當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好消息是,秦宇如今身為夢魘新王,能夠輕而易舉獲得任何想要知道的消息,查閱所有感興趣的典籍。

    更重要的是,在小藍燈的幫助下,秦宇收服了怕死巔峰的“老烏龜”,身為深淵的影子,他知道的事情并不少。

    當然,盡管秦宇決意離開深淵,可事實上在離開之前,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比如他走后,這個夢魘王位要如何處置?之前他曾說過,會將王位交還舊王一脈,但如今知曉了他真正的“身份”,古王一脈當然不敢,再提出這個要求。

    深淵與昊陽世界,終歸是敵對存在,且不論其中是否存在隱情……若非廖師的原因,秦宇根本不可能,生出這種情緒——在昊陽世界生靈眼中,深淵生物都該毀滅!

    總之,將夢魘王位掌控在手,才是最好的選擇,最不濟也能夠幫助昊陽世界,在深淵中打入一顆,層面高絕的棋子。

    ……

    我叫黑天罡,出身地獄三頭犬一族,屬于深淵王脈成員,自誕生起就有著出色的血脈。

    很小的時候,別人就羨慕我,恭維我,我也一度認為,自己一定能夠成為深淵中,雄踞一方的大人物。

    的確,我的前半生與想象中一樣順利,我突破到了魔帥階,整個家族都因此振奮歡呼。

    光明的前途,已徐徐為我打開,我曾經幻想過,有朝一日突破血脈極限,成就深淵真王。

    可意外總是突如其來,我受了很重的傷勢,盡管勉強保住了境界,卻是體內血脈枯萎,斷絕了修行之路。

    地位一落千丈,因為前半生的囂張,我與家族承受了足夠的代價,的確有人落井下石,但大部分屬于咎由自取。

    這點我是承認的。

    最終,我離開了王脈之地,進入巨鹿城中,做了“快活林”的主上,以此作為對自己的懲罰,換取家族的平安。

    那真的是一段,蹉跎至極的歲月啊,每天都活在痛苦、煎熬之中,或許之所以取名“快活林”,便因為那是我內心深處,最渴求的東西吧。

    可取名很簡單,真的要快活卻非常難,直到那一天我遇到了廖師小姐跟公子,我的命運齒輪被再度撥動。

    然后,我就有了今日……小姐說的沒錯,公子秉承著大氣運,將完成一統深淵的大業。

    否則又要怎么解釋,他就這么突兀的,腰身一變成為了,夢魘族群的新王了呢?

    好吧,說實話之前,對廖師小姐說的話,我是有些懷疑的。

    只是小姐足夠強大,而且能給夠多的好處,所以我選擇默認,但現在我是真的信了,誰敢懷疑公子,我第一個打破他的頭!

    公子就是天選之人,成為夢魘新王僅僅只是,他開啟深淵統一之戰的跳板……而他,也將因為這場偉業,獲得不可思議的成就。

    我黑天罡,將誓死效忠公子,為公子披荊斬棘……不惜一切!

    ……

    恍惚思緒突然被打斷,鐵甲守衛半跪在地,恭敬開口,“黑天罡大人,典禮就要開始了!”

    黑天罡眼中精芒微閃,緩緩站直身軀,他如今身穿夢魘魔族重甲,復雜的花紋不僅僅好看,更代表著恐怖的防御威力。

    他如今的身份,是王座麾下近衛統帥,執掌夢魘王族最強悍戰力之一,地位……大概與之前的千鈞侯相當。

    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

    甲葉彼此碰撞,發出“嘩啦啦”的聲音,黑天罡抬手向前一揮,“出!”

    低喝中,王座近衛如洪流涌出,分成兩條粗重黑線,一路延伸直至王殿之外。

    夢魘新王加封大典,正式開啟!

    嘩啦啦——

    以黑天罡為首,無數王座近衛半跪在地,口中低喝如雷,“恭迎吾王登臨大位!”

    吼聲之中,充斥無盡威嚴肅穆,剎那爆發而出,沖入云霄之上。

    殿門開啟,一身寬大黑色王袍,秦宇邁步走出,他微微瞇了瞇眼,抬頭看著蒼穹,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然后低頭,看著恭敬跪伏在地的黑天罡,笑道:“本王最信任的近衛統帥,跟我一起來吧!”

    他大步向前。

    黑天罡抬頭,目光落到背影之上,眼底露出一絲遲疑。公子的確是公子,雙方之間的氣機聯系做不得假。

    可不知道為何,卻給他一份古怪的感覺,有幾分淡淡疏離。或許因為公子如今,已是夢魘新王的原因吧……

    搖搖頭,壓下這種念頭,黑天罡起身跟在其后。

    加冕典禮一切順利,身在無數深淵魔族擁簇中,接受參拜、恭賀的秦宇,各方面都表現的完美無缺。

    但此刻沒有人知道,眼前的夢魘之王是秦宇,卻并非真正的秦宇。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电子游艺机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