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收藏、推薦《呂清廣本紀》
當前位置:謎書閣 > 玄幻魔法 > 呂清廣本紀 > 第四百五十九章戰 畫境一戰4

第四百五十九章戰 畫境一戰4

書名:呂清廣本紀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半了散人 ||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b>

    雖然慢了那么一線,可慈悲大妖王看第二眼的時候就明白過來,安培幸愛子拿的那把邪刀不是真正的上古三大邪刀之一的犬神,非但不是原物,連原物的投影都不是。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想當初,李傕挖出來的就是上古三大邪刀的投影,位面之中即使存在也是李傕所用的投影的投影,而安培幸愛子現在用的這一把卻是根據這投影的投影仿制的,其威力已經萬不存一。

    可就算是這樣,也絕不是一個元嬰期的修真者布置的防御陣可以抗拒的。

    “呀咦嗨!”安培幸愛子高叫一聲,雙手緊握刀柄,將邪刀犬神高高舉起,狠狠的對著元嬰青年直劈而下。這一招并不出奇,但卻是極其有名,乃是迎風一刀斬,在扶桑島國是極其卓越的招式,其奧義甚是玄妙,那就是舉刀就剁。

    啵,一聲響,如同自行車車胎漏了氣,元嬰青年的防御陣被邪刀犬神犀利的破了開來,晶石在防御陣破碎開的同時跌落到結界之內,被跟進的安培幸愛子一招手抓了過去。

    元嬰青年不敢當其刀鋒,向橫向里飛掠開去,躲過了這迎頭一刀。

    慈悲大妖王清楚元嬰期的修真者硬捍邪刀犬神幾乎就是找死,等多臨死時拉上對方一起完蛋,但這個希望也不是很大,拼一條命只能讓對手受點兒傷得可能性要大得多。雖然勝利方其實是一點兒傷也不愿意承受的她愿意,就拿安培幸愛子來說吧,如果她不惜拼著受傷,那對付元嬰青年的辦法可是有更直接的方式的。只是這些招數對上慈悲大妖王這個老怪就一點兒用武之地都不會有了。

    慈悲大妖王在元嬰青年橫移的同時就下了第二元嬰出戰的命令,而且是下的不惜一切代價速戰速決的強悍命令。

    元嬰青年橫移不到一半兒的時候,也就是剛堪堪錯過邪刀犬神的刀鋒,正與安培幸愛子錯身的當口,第二元嬰從元嬰青年的百會**鉆了出來,以元嬰青年為踏腳石,一蹬元嬰青年使元嬰青年橫移的速度更快距離更遠,而第二元嬰則借著這一蹬之力,合身撲上。

    迎風一刀斬簡單歸簡單也是有招數有套路的,一斬下去沒有斬獲,刀勢必須要元轉回旋,然后趁敵人立足未穩之際迅速再次斬去。這本是武者的戰計,但陰陽師本來就不是修真者,能會點兒武者戰計就是極其了不得的了。要求不能太高不是,要不就成了修真者了,成為了修真者可不是啥好事兒,一點兒好東西都輪不上不說,還得受一大堆的教條約束著,任何爭奪都只能限制在同類之中。

    可是這種武者的技藝,對金丹期以下的修真者可能還有些效用,對金丹期以上的修真者的用處就不大了,對于長期處在征戰狀態過的中高階修真者就更是沒有用了。

    武技依靠的雖然是強于普通人的力量與技巧,到后面再加上真力,但卻是符合經典物理規律的,但修真者可是不同,越到后面就越是背離科學的康莊大道,比如反重力什么的就來了。而武者的那一套也不是沒有用,在很多古舊的修真界,武者往往是修真者的延伸與基礎,在元嬰青年所在的老家就是這樣的地方。

    對于武技,元嬰青年比安培幸愛子更熟悉,會的也對得多,打斗的經驗更是沒法比了,在他老家,整天盡打架了,做生意什么的那都是不務正業。正經人家的子弟可都是在戰斗中成長的,但特別的講究武德,只和更強的打絕不欺負弱小,被弱小欺負了都不還手。所以他老家這個星球都被毀滅了,這樣武德傳承不被毀滅真是沒有天理了。

    在慈悲大妖王手底下,這等武德是不可能被發揚光大的,可元嬰青年對武技的認識卻派上了用場,在橫移時身影晃動仿佛正是前力用盡后力未發狀態,吸引安培幸愛子乘勝追擊將后招用在自己身上。而他雖然為了偽裝自己不能有動作,可第二元嬰離開時的反作用力卻能將他推出安培幸愛子下一招的攻擊范圍。

    安培幸愛子和修真者戰斗的時候并不算多,光伏位面系列群的修真界衰敗不堪,敢硬氣的戰斗的沒幾個,就算遇上了,安培幸愛子也是使用式神來搞定的,親自出手而且動用了邪刀的修真者可是頭一次讓安培幸愛子遇上。要不是元嬰青年家底兒厚實,掏出的中品晶石大把大把的,讓安培幸愛子為之瘋狂,他也不會有這個待遇的機會。按計劃,安培幸愛子壓根兒就沒打算自己上去拼斗,就是動手那也是最后一擊的時候,是元嬰青年靈力散盡連自爆都做不到的時刻,才發動的凌厲一擊,也是有十足把握的必勝一擊。

    如此倉促的一擊,雖然是安培幸愛子壓箱底兒的絕技,但對上元嬰青年卻顯得稚嫩無比,要不是這山寨版的克隆技術邪刀犬神,元嬰青年直接就能發起反擊。

    現在即便是迂回了一下,由元嬰青年吸引安培幸愛子的注意,境界高上安培幸愛子一大截的大乘期第二元嬰從側面偷襲,那效果也是超級的理想。

    安培幸愛子的刀勢跟著元嬰青年的移動席卷而去,就差一點兒就要追上的那一霎間,一個身影突如其來的追了上她,一柱靈力比疾風更迅猛的撲向了安培幸愛子。

    那一柱看不見的靈力不是一招道法,道法對于非修真者可是不好用的,尤其在實驗位面之中,規則對修真者不利,這種不利首先就是對道法的限制。有對位面了解至深的慈悲大妖王來幕后調度,這種錯誤就是絕對不會犯的。那靈力是單純的靈力,用的也是武技中一指禪的招法。

    單純的靈力殺傷力散開來卻是無比巨大的。

    安培幸愛子被巨大的沖擊力炸開來,爆裂得漫天都是,哦,應該是滿結界都是。但卻沒有一滴的血肉,全都是紙灰,是破碎亂飛的灰燼。

    如果呂清廣能忙中偷閑瞧上一眼一定會好奇的問:“咦,這是個啥?看著跟人似的,怎么一點兒沒有人味兒呢?”

    慈悲大妖王當然是可以給他解釋的,因為這根本就難不住他。在紙灰飛散的霎間,慈悲大妖王就立刻看出來,這個人模狗樣的安培幸愛子其實也是一個式神,一個更高級的式神。他感嘆一聲:“哎,真是的,咳……”

    如果是呂清廣也會這樣感嘆的,只不過讓呂清廣感嘆的是世間居然有如此是人非人的存在,而慈悲大妖王卻是感嘆自己,自己真是太大意了,在上一次都打了一場了,居然沒有認出這是一個式神來。雖說隔著三重隔離帶,可如果夠謹慎小心的話也不是就發現不了的,就算是一級一級傳遞上來的感知,認真分析得夠仔細的話是一樣能看出真相的,這個高一級的式神離慈悲大妖王的境界那也是差得極其遙遠的,怎么可能會發現不了呢。之所以被蒙蔽,慈悲大妖王清醒的認識到這是自己太大意,太自以為是,憂患意識不強,以為在一群低上好遠的螻蟻之中,身邊兒不會有啥危險,要防備的只是魔族上層的發現,只要不暴露就不會有危險。

    這種大意真是太危險了。

    由于加著小心呢,所以安培幸愛子飛灰卻并沒有湮滅的把戲就休想騙過慈悲大妖王這等老江湖了。

    立刻,第二元嬰就得到了乘勝追擊的命令,向著隱藏在結界層疊扭曲處隱秘空間猛劈一掌,安培幸愛子就是藏身在這兒,她的身體正在重新塑造,飛散出去的紙灰一點一點兒的在這里重聚,重新會合成一個紙偶。(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电子游艺机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