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收藏、推薦《南宋風煙路》
當前位置:謎書閣 > 武俠修真 > 南宋風煙路 > 第1283章 陳倉之危

第1283章 陳倉之危

書名:南宋風煙路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林阡 ||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完顏永璉的凌大杰,林阡的厲風行。”

    對于凌大杰和厲風行在各自陣營里的武功等級和身份地位,世人多曾這般類比,想不到他二人終于第一次會面并且對上,就是在這場陳鑄大軍針對陳倉宋匪的突襲中。

    彼時天光初現,朔風陣陣透骨,鼓擂箭奏中金宋雙方早已戰至人仰馬翻。

    原想對陳倉出其不意的凌大杰,難免驚異于厲風行及其麾下的嚴陣以待;而本以為手握情報萬無一失的厲風行,又怎能不驚撼隴右兵馬在凌大杰協領下的意氣風發。

    亂``軍中兩人終于照面,目光就此鎖定在彼此身上,不必報上姓名就知來者何人,冥冥中一遇見就接受了這種安排。不及收拾混戰里手握的血污人命,立即策馬不敢怠慢地迎上拼殺。

    凌大杰持戟,厲風行攜劍,一力道威猛,一勢頭凌厲,錯身之際,風力便將周圍兵將生生斥開丈余,立竿見影。

    一交手,長戟風馳般斬至,軟劍電騁般回刺,再一錯身,軟劍如疾風閃繞,長戟似怒濤壓倒。

    論水準二人棋逢對手,論風格,二人罕見接近,既干凈利落,又剛猛兇悍,是以戰至二十來回,比先前和林阡等人交戰還要酣暢,然則越打下去便越是不分勝負。

    才三十招上下而已,無論是他倆還是觀者都覺此戰剛剛開始之時,忽然凌大杰長戟被厲風行強力打開脫手而去,而與此同時,厲風行軟劍也遭同樣下場被凌大杰攻勢排宕開來。決高下那么艱難,出狀態竟那么容易!教誰都覺哪里過癮?意猶未盡!!

    當然還沒結束!

    兩人原還打得不可開交萬萬不想突然中斷,都在激斗之余對對方面露驚異,那瞬間。正自高速運行的戟與劍從他二人手上被硬性分割,卻仍然承擔著無窮戰意竟在半空糾結起來,相互纏繞,狂舞旋轉于二人身側不休。

    而此間隙他二人不受干擾半招未停,因都在正在興頭之上,他倆不約而同直接赤手空拳繼續對決。交睫已達幾百招,身影位移方才毫厘,戟劍相纏尚還不停。

    觀者無不目不暇接,不錯轉眼就達百招,而他倆始終凌駕于飛馳的戰馬之上,頃刻完成了無數個這樣的轉眼,這一路掌拳互博,一路煙塵彌漫,始終持衡。將近萬招!

    戰場影像不停后退,耳鳴聲掩蓋了周圍的廝殺,汗水亦熏熱了眼和血液,能有誰比戰斗者本人更加享受。

    

    待把累贅的戰馬都拋開,便只剩南北拳壇的較量。

    人稱“戟中閻羅”的凌大杰,并無幾人知道他的看家本事,盟軍也僅林阡在山東時領教過,林阡說。凌大杰兵器是什么都不要緊,他的膂力內勁所帶來的雷光電影才是最為奪人——當長鉞戟不見了。其兇猛化為無形,融入掌拳。

    而素有“風電之掌”美譽的厲風行,劍術與暗器造詣都并非登峰造極,然而南宋武林多年來指掌都由他一人壟斷,指法“點石成金”,掌法“雷厲風行”。配上輕功“風行水上”,身形變換、外力剛強各方面牢牢鉗制凌大杰。

    “力點明確,節奏鮮明,雄渾樸茂,舒展大方。”協助厲風行守城的。是在泉州曾明珠暗投后改邪歸正的杜比鄰,他對拳掌精通也常與厲風行交手,故而能看出他二人特點。

    其實細細琢磨,兩人雖分南北,卻和魚張二的少林拳系一脈,只是較之有所改進。

    如果評價魚張二的拳法特色為剛猛,走直線,主外力,凌大杰和厲風行雖劃分在剛猛一派、也走直線,卻不僅靠蠻力,而且與輕功完美結合,閃展靈活,加之各自內力深厚,都算內外兼修而偏于外。

    拼硬拳注定不是辦法,凌大杰見久攻厲風行不下,自然憶起林阡在崮山南崖與他對拳時的經驗,面對一個和自己強硬程度不相上下的厲風行,完全可以假借林阡當日對付魚張二屢試不爽的周元兒打法,不走直線,曲步行拳,奇快制敵,以靈剎猛。

    束鹿三兄弟中,周元兒的特色為靈巧,也是內外兼修而偏于外,卻因走曲線而獨樹一幟。凌大杰原就是拳壇霸者,當然會比林阡要更善于集大成,經驗豐富如他,可想而知崮山戰后是下了一番苦功的,打出來完全是一派青出于藍的氣象,不僅不失堅韌,亦把拳法演繹得飄忽游走,竟還超出了周元兒的本來水準。

    厲風行顯然被這見所未見的拳法打亂了節奏,順身疾落但臨危不懼,危難來襲以一指“彈指驚雷”巧然化解,手型之變化爐火純青至此。陡然間他竟也改了套路,上肢亦隨同手型作了微妙調整,拳招忽然比原先短,每招的速度卻更快,這種短招連打一步之內變數招的方式,應當是厲風行從前身經百戰的參悟,在這一戰中試圖對凌大杰以變制變,以新鮮制新鮮。

    于是眾人大呼驚奇,看原先就平分秋色的他倆,分別變拳一爭高下,恰如并駕齊驅之后分別另辟蹊徑,久而久之卻真是各放異彩。

    對于凌大杰來說,能殺退厲風行一步就能進一步,故而既打得猛,又逼得緊,而厲風行,自然寸土不讓,是以既扎得深,又行得穩。

    塵沙紛揚下了遍野,半空中彌漫著枯黃,不知是這番搏斗引起,還是天氣原就惡劣所致。

    無數回合過去,凌大杰似乎更勝一籌因為老辣,但這終究是似乎而已,厲風行悟性極高表現不遜于他。

    觀者驚撼于凌厲的你來我往你拆我解,緊張的感覺卻遠遠多過刺激,只因撲面而來割過耳鼻的狂風時刻在提醒他們,那劈崩翻切中的拳拳到肉掌掌到骨。

    誰都知道,這不是表演,也不是武斗,而是生死戰。是他倆各自向主公立下的軍令狀!

    

    幾乎與北城同時陷入僵局的,還有東城外的陳鑄與金陵、分別統帥的陜南金軍和南方義士團。

    戰火將陳倉染作了不夜之城,約莫撐到天明,城下已遍布云梯、車馬、箭石的殘骸,然而混戰還在持續,與犬牙交錯的普通兵將一樣。兩軍最重要的先鋒也早已找到了各自的對手并纏斗已久,只是,與厲風行凌大杰的旗鼓相當不盡相同,鳳簫吟與她所面對的高風雷并不在同一水準。

    高風雷,豫王府四大高手之第三,雖與司馬隆先后被林阡在山東以實力打破,但盟軍其他人現在見到他們仍要耗上無限氣力,或人頭戰術以多敵少,或以其破綻對癥下藥。勉強才能夠投機取巧保平求勝。

    不過對于吟兒來說,最不缺的就是膽氣,岳離她都敢叫板,何況早已看順眼的高風雷?

    風暴戰錘,雷霆之怒。昏暗中,漩渦中,唯見吟兒傲然佇立,衣袂翻飛如雪。劍鋒利落干脆,氣勢凌人地宣告著只要有她阻擋高風雷。陳倉城外的金兵便休想前進一步。

    如果說厲風行的一拳變幾手還算是拳法里的創新,那么一手蘊藏十余招對吟兒來說壓根不算什么特色,重錘轟擊過來吟兒一劍輕巧相迎內涵千變萬化。在高風雷錘下失去生機的全部空氣,仿佛因為惜音劍的注入而重獲靈動。

    不錯,對抗超乎自己多倍的強勁對手,四兩撥千斤是王道。久疏戰陣的吟兒。劍法并不曾有多少退步,此刻打得得心應手,嘴角露出滿意的笑。

    瞬間碰撞,勢與力盡在高風雷,景與色全看鳳簫吟。雖然被他緊緊壓制暫時無法反敗。她卻是毫發無損搶盡了眼球,即便是慣常對盟軍兇狠的高風雷,都不免因她的奇變幻靈而漸漸松了神色。

    十個來回過去,高鳳二人糾纏愈緊,身影與兵刃騰挪輾轉,炫目與扭曲如影隨形。

    赫然高風雷又一記重砸簡單粗暴,乍看之下鳳簫吟又無路可逃,吟兒卻哪里想逃,一劍回刺自信如斯,“半月掩藍”“飛雪天風”“白石清泉”諸多妙招兼容并蓄**迭起又稍縱即逝,層出不窮跳脫多變的劍花劍浪,頃刻困擾了高風雷使之無法進展。說來也怪,明明她占劣勢,她的劍法卻給人一種她一定能逆襲的希望。所以才和往常石硅等人打高風雷不同,這是一場實力單打獨斗。

    城樓處到此刻才有閑暇旁觀的金陵,如有置身蒼山洱海看天、云、水、山互相交織、倒映的圖景,美不勝收而又威力無窮。金陵放寬了心,“風姐姐的劍法比往年更精湛了。”

    不刻一劍百式臻入化境,若獨從當中截取一式“千月流湖”剖析,明明天月獨一無二,偏是映在千余湖泊,故而千月并行,裹挾高風雷的竟成了如此千招,千招皆幻,唯一是真。而這,不過是一劍百式里的一式罷了!

    “倒是和天尊有異曲同工之妙。”高風雷原不愿意承認,宋軍盟主一屆女流,竟然能和天尊岳離相提并論。不過,吟兒顯然和岳離還是有區別的。同樣有虛實并濟的劍招,惜音劍卻不像岳離那樣包容天地萬象、換句話說吟兒要和林阡的恢弘相加才正好等于岳離;岳離能使相似的意境、不相干意境、矛盾的意境近乎同時存在,她在同一時間只能借助相似意境而已;岳離更多融入了內力精神,萬物皆所用是以創出大幻,而她完全是靠劍法營造出小幻——

    然而這小幻之外,卻比岳離要多出不少靈動,是因配合她輕功步法,故而輕柔快變。吟兒和岳離有此三點不同,劍法內涵可能沒他高深沒他致命,卻真是令人吃苦眼花繚亂。

    只是高風雷拼殺戰場已久,早也不像山東之戰那般,會因目不暇接就頭痛欲裂。雖一時無法對鳳簫吟追魂奪命,他卻是壓得鳳簫吟始終不曾還擊。這世間有一種人,他就是有資格蠻干,他的力量夠他任性揮霍,旁人都是因為打不過他,才嘴硬說他只靠蠻力。

    “這樣打下去遠遠不是辦法……”吟兒心里也清楚,自己善于先聲奪人,后程卻肯定比不過高手堂和豫王府中、一系列以內力修為著稱的高手們,何況高風雷還兼具膂力得天獨厚。“必須盡早將他突破才是。”

    撐得艱苦,靈光一現,山東之戰林阡曾告訴吟兒,“對付高風雷,要‘左手楊鞍,右手石硅’。”左手打出楊鞍的回旋斬。右手造出石硅的流星錘,回旋斬和流星錘作為兩個高風雷的克星,未必時刻都能奏效,但一起用上絕對保險。

    吟兒哪里會像林阡一樣雙手并用?必然不會左手楊鞍右手石硅,然而吟兒是天生的招式殺手,可以“后手楊鞍,前手石硅!”此刻她一劍只需要打好兩招,兩招卻都必須是實打實的,不是一劍十式里的九式虛晃。換而言之。此刻她的一劍多招不再為了繚亂對手的眼,而是為了回旋斬和流星錘在她的劍法里雖不能同時呈現,卻可以類同時!

    而吟兒在山東那么久,豈可能不曾學過楊鞍的回旋斬?用不著像林阡那樣還要楊鞍現場教授,“氣流在極小空間內自旋”的小回旋斬,她可以精確無誤地在心里和手上打出來,以期“能夠勒住高風雷的錘勢,使之有力而不能發”。

    至于石硅為何能屢屢戰勝高風雷。林阡分析過其流星錘構造特殊,“恰好使石硅的自身不在高風雷的攻擊范圍、而石硅的力量又能侵入高風雷硬錘的軌跡使他節奏方向紊亂”。林阡這種就地造出流星錘的手法有過兩次,一次是靠和楊鞍的大回旋斬合作,一次是憑借左右并用的長處強勢以剛克剛。

    吟兒沒法依葫蘆畫瓢,卻勝在腦子動得快,她那風花雪月的點蒼劍法里,“下關風”有一招是這樣的——那也是云藍結合真實情況締造出的劍法之一——下關某地。入口處兩山狹窄,中間成槽形,吹入其中的風上竄下跌,行人迎風前行,風若揭開人帽理應落在身后。在下關卻會掉到前。如此,一招符合該意境的劍法,和楊鞍的大回旋斬達到了驚人的一致。吟兒完全可以出乎高風雷意料打出這種“劍勢繞行”,而發揮了這一長處之后的那一瞬間,趁著高風雷驚愕意外她鳳簫吟哪還在高風雷的攻擊范圍內?

    可她人不在高風雷眼前了,力量還能侵入高風雷的硬錘軌跡!

    如此,“只要影響了他重錘的方向,使他超威力的招術在他自己手中就爆開,而你,也就能幸免于難。”林阡的分析歷歷在耳。

    可惜,吟兒劍術雖高,對高風雷終究還是火候不到,不知是吟兒力氣不夠,還是林阡的戰術已經舊了?天不遂人愿的是,高風雷的錘勢明顯比過去要堅定不少,雖差點被吟兒這詭異的打法擾亂,畢竟還是差了一點,終究還是沒被吟兒這鋌而走險的一招擊退。緩得一緩,狀態正好的高風雷,一錘沖著苦心孤詣孤注一擲之后已經走下坡路的鳳簫吟猛打,危急關頭,強光刺目,城樓上金陵一顆心差點蹦出嗓子眼,卻聽一聲激響,惜音劍里血光四濺,直沖著重錘鋪灑而去,后面的事情,卻誰都看不到了——

    霎時戰局內如遇爆炸一片混沌,旁觀眾人皆因塵沙掩蔽半刻間絲毫看不清眼前情景,根本難以預想吟兒這險中求全的自救一劍打完之后戰局究竟怎樣,是反敗為勝還是維持原狀?

    沙塵初散視線漸明,在這眾人屏息凝神翹首以待之際,見只見吟兒和高風雷兩個身影分立兩側,分別持王者之刀與重錘似要續戰,同時咔嚓一聲引得眾人循聲而看目瞪口呆,只見一道劍影裹挾颶風直朝高風雷帥旗而去,不由分說,旗桿折斷,大纛倒地!那劍,不是惜音劍是什么!

    適才高風雷一錘索命,吟兒最后半刻以劍自救、驚險抽身,然而這拼命的一招卻打得精疲力盡,她惜音劍操控不住徑直朝一側斜飛開去。吟兒顯然是在這電光火石間換刀來攻的,然而眾人誰知道她是操控不住才令惜音劍脫手的?都以為她剛剛匆忙爆發打出了絕招,一邊抽刀和高風雷打一邊出劍瞄準了金軍大纛——

    帥旗當中折斷,遠近全都驚愕,由于多數不明就里,或以為鳳簫吟神功蓋世三心兩意也能擊敗高風雷,或以為宋軍有天命相助恰好在此時刮起強風掀翻帥旗,當自家帥旗都被砸了,金軍士氣正好懸在了最低點。“好機會……”金陵觀戰良久,雖一時也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奇事,卻抓住金軍惶恐不安的戰機,驟然轉身,下令擊鼓。

    宋方士氣瞬然提升,人人奮勇提攜刀槍,殺氣澎湃如狼似虎,反觀金軍人心惶惶,一時之間無力再戰,還未成陣便被沖散。

    尚處于激戰當中的鳳簫吟和高風雷,完全不知此戰已被適才一個小細節打亂,更毫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眼看金軍兵慌馬亂節節敗退高風雷也不敢戀戰,以為自己輸戰免不了一番苦斗的鳳簫吟,瞠目結舌站在原地看敵人如飛而去:到底發生了什么……

    戰地女神名不虛傳,縱使林阡等人也未料到,原還贏面極小的陳倉東城、需要厲風行兼顧的鳳簫吟,竟然成了此戰盟軍率先的突破口,并在擊退金軍之后反而打破了北城厲風行和凌大杰的僵局。又經過一天一夜的拉鋸苦戰,陳鑄醞釀完美的偷襲宣告失敗,南宋盟軍轉危為安。

    

    “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鳳簫吟啊。公主,又一次成功地阻擊了王爺。”夜幕微落,星光隱現,陳鑄一人走在軍營里心事重重。

    “林阡未能得環慶,王爺也拿不下陳倉,為今之計,怕只能決戰平涼了。”他知道完顏永璉和林阡的正面交戰一觸即發,連同各自麾下最強的高手、精銳、謀略和武裝,心里難免有著和鳳簫吟一般無二的矛盾。他們,都是他絕對互信的知己。

    一隅角落,有白衣人悄然停留,攜簫輕敲掌心,靜觀陳鑄背影,眼角處忽而一抹凜冽機鋒。(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电子游艺机报价